当前页 > 首页 > 桃李芬芳

叹息中的寻觅

  叹息中的寻觅

          高一二班 杨韧通


历史,像一位独行的老者,在夕阳的余光中,投下孤独的身影,行走出一路的苍凉。且行且歌中,频频回首,留下一声声穿越千古的叹息。

遥遥三湘,滔滔九江,跨越千年的汨罗江水在岁月里不屈地流淌。抱壁怀沙的屈子在这里留下了生命里最后一声叹息。日升月落,斗转星移,千载光阴弹指而过。我行走在江边,恍兮惚兮中仿佛望到了那个徘徊已久的孤独的灵魂。他推行的廉洁明达的美政终究在世人的不察中幻化为月夜沉重的叹息,但他执著的忠心,他以死报君的精魂,他用生命对抗黑暗势力的决心,却像山一样屹立。往事越千年,今日,澄澈的汨罗江水依旧承载着那千年前的叹息。

风呼雨啸,披发行吟的老者渐行渐远,这一声怀着对民族深深担忧的叹息,却在汨罗的清波中荡漾开来,萦绕在我的脑海。

燃一支烟,在昏暗的夜色里,以笔为剑,斩劈着浓浓的黑暗。不屑运交华盖的他,只愿躲进小楼,任窗外春夏秋冬。他怀着欲哭无泪和我不能哭的情怀,向灰黑色的天空吐出一声沉重的叹息。但他从未想过放弃,而是用手中“匕首投枪”一样的笔,屹立在反动派的腥风血雨之中,启发着世人,警醒着世人。他叹息,他反思,他抗争,他用无声的怒吼将狂人的形象推向黎明的曙光。他终于累了,地暗天昏的夜晚,他静静地离开了我们,用一声振聋发聩的叹息引领了一条通往光明的道路。

呐喊一般的叹息,拷问着我的民族记忆。

追寻着那一声叹息,我彳亍于上海熙攘的人群中,寻找记忆中文化的归宿。如今的上海,引领了新时代文明的指向,带着不竭的动力,在历史的舞台上起舞翩跹。它摆脱渔村的身影,向着每天新生的太阳,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呐喊,兼容并包的陆家嘴每天将千万吨的商船迎来送往。望着潮起潮落我却独感彷徨,吞吐万汇的长江可以接纳历史的种种尘埃,我却无法将萦绕心头的愁绪化为佳酿,一饮而尽。沧海桑田中走过千年的传统文化在进退两难中几欲被欧美文化夺去了栖息地,汉语言文化的渐渐被边缘化,已无法回避。没有了根本的文化将何去何从?

我轻叹一声,尽管我明白,我的叹息不会引来世人的驻足谛听。但我也知道,无论多么轻微的声音,也能在历史的巷道里回响。我的每一句感怀,也终将成为历史的丛林深处那一声声悠远的叹息。

文化的遗迹在我们的目光中渐行渐远,中华文化中,那些最深最浓的记忆或许越来越少有人寻觅。我却知道,那是我灵魂的归宿,我愿将扼腕叹息化为前行的脚步,奔波于大地之上,以行者的姿态追寻历史的背影,哪怕穷尽我一生的精力。

让我们倾听来自历史的叹息,用饱含着对中华文化最深刻最真挚的热爱,在过去的回忆中去找寻她未来美好的方向。

点评:在小人奸诈,君王昏庸的压迫下,“美政”的理想化作汨罗江上的一道忠魂,五千年来留得清气满乾坤。在浓黑的悲凉中,在麻木愚昧的国人中,鲁迅的彷徨呐喊为昏睡的国人开除了一剂精神的良方。屈原和鲁迅的叹息与寻觅,引发了作者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思考。作者以敏锐的社会洞察力,在传统文化保护传承上发出了自己响亮的声音,说出了这个时代的疼痛。这篇文章结构严谨,层次清晰,语言深刻。时空错落,将历史与现实纵横排列,一气呵成。酣畅淋漓,文采飞扬,大气磅礴。(张辉辉)


分享到: